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天都有精彩推荐

《博物馆》:蠢萌又忧郁,搞笑又深刻

作者: 发布自:精彩中国 发布时间:2019-01-09 14:50:32

影片聚焦博物馆行窃案

搜狐娱乐独家专稿(文/帼杰)墨西哥导演阿隆索-帕拉西奥斯以1985年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被盗案为灵感,创作了一个带着蠢萌和忧郁气质,搞笑又让人怅然深思的故事。

1985年圣诞夜,140件包括玛雅和阿兹特克黄金饰件,米斯特克和萨巴特克人雕塑作品在内的无价之宝从馆中被盗,所盗物品价值在史上案值最大艺术品失窃案中排名第九。犯下这场惊天大案的竟是业余盗贼。帕拉西奥斯看中这个故事偶然性中的荒诞效果,借用过来,却是为了完成其真正主题背后必然性的探索,并将两者巧妙结合的令人惊喜。

电影里虚构的主人公,看起来瘦小无害的兽医学生胡安,和他身材高大但对其言听计从的好友威尔逊筹备了好几个月,想要进入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盗取玛雅人,米斯特克人的珍贵文物。他们终于在圣诞节前平安夜付诸行动,偷盗过程异常顺利,但看似准备了很久的两个业余盗贼,其实根本没想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甚至没有想好销赃的途径,没想到自己的行径景引起全社会的轩然大波。

就像胡安也并没想到,在平安夜家庭聚会上,为了转移家中小朋友注意力来掩饰自己的作案工具,胡安告诉他们“世界上并没有圣诞老人,礼物都是爸爸妈妈买的”这件事,会引起家人那样的愤怒。它甚至引发了电影院里无数抽气声。

这么多年都在写兽医论文什么都没有做的胡安,与家庭有明显的隔阂。圣诞家庭聚会上他是被忽略的,家中小辈都可以拿他身材瘦小取外号调侃。演员盖尔·加西亚·伯纳尔那双好看的眼睛始终透着无辜和没有方向感的无力,偷取珍贵文物这件事可能会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真的做了什么。

胡安是迷惘的,但导演是清醒的。这一场荒谬的,闹剧般的盗窃案背后,导演在讨论信仰和文化的传承与缺失,一个民族的文化图腾精神图腾被移走,连根拔起,给原住民带来的是什么后果?当一种文明的遗迹被挪动到玻璃罩子里,它丰富的是那些人的精神?失去它们的又是哪些人?一个如此伟大的文化被制成标本放入精心建造的博物馆,唯一一次不那么冷冰冰的出现,是在胡安的幻想中。若干年之后呢?影片开始时那些吹着竖笛的学生长大后,墨西哥文明是不是也已经被侵蚀消失?

博物馆里偷盗的过程是影片最精彩的部分。构图光影都很惊艳,配上东方民乐与交响乐糅合成的怪异配乐,还有演员表演出的定格效果,有一种卡通片的喜感。两个门外汉用几个铁钉几根铜线以及简单的化学试剂有板有眼的撬开了装着无价之宝的玻璃罩的偷盗过程,看的人紧张又愉悦。在静谧无声的博物馆里两个笨贼弄出些声响,竟让影院里响起示意安静的嘘声,可见观众有多么投入其中。

偷出的无价之宝后,胡安就那么用破旧红T恤一裹,还拿回家里用牙刷蘸水清理。你却感觉不到亵渎,只会深思,这些千百年的老物件,曾经代表文明与信仰,现在又代表了什么?被高高的供在玻璃罩子里,和随意的拿在胡安手中,有什么不同么?

带着赃物去玛雅古城的路上,胡安他们碰到了盘查,明明已经从车里搜出了文物,警察却将注意力放在胡安身上,他被误认作某著名演员,并被索取签名,胡安和威尔逊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过关。这是帕拉西奥斯最精彩的一笔讽刺。

两个搭档最后并没有能够出手赃物,胡安回到家中与父母告别,他跟父母说“我不好,我要走了,永远消失”,父母爱恨交加的质问“你什么都有了,还要什么?”这个答案胡安不知道,他没能留在玛雅遗址生活并死在那里,也没有找到答案。但观众似乎隐隐感受到了,他缺少的是一种支柱,精神上的,信仰上的,或者来自家庭的。当胡安与父亲无声告别,并对威尔逊摇头示意,独自走向包围的警察时,那个始终没有找到出路的眼神让人无比心痛。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宏大而复杂。帕拉西奥斯一边用水到渠成的幽默感完成了一个笨拙侠盗故事,一边配合威尔逊那富有哲学意味的旁白提出那些值得反思的问题,同时还为墨西哥中产阶级画了一个侧写。观影过程轻松愉悦,又沉重心酸,偶尔还被当头棒喝。帕拉西奥斯这个真实虚构结合的故事,非常独特精彩。